王珏

画插画,也画水彩,画想画和不想画的好多东西~
有关生活,有关绘画,也有关我~

               “内敛细腻的版式风格”——《小王子——原·寻·梦》成书之一 

 

                                                 《小王子——原·寻·梦》

                                  (作品将于9月初完整呈现,敬请持续期待)

 

     热烈的八月仲夏, 《小王子》在这个不适合孵化的季节里快要迎接新生了。四个人,像极了四群人,每个人都给自己预留了一块“灰色地带”,却又保持着自己的红色敏感,于是,这四个人又像极了一群人,喜爱阅读小王子的那一群人。

  我很早就得知珏姐打算借用小王子这个题材来传达自己的艺术构思了,但得知珏姐找了柏就这个”御用参谋“做帮手则是后来的事情了。而在取经途中恰巧又遇到了一位姑娘,冥冥之中的不期而遇使师徒四人欢忭自喜,面对突如其来的波澜不惊,四个人的组合拳显得章法凌乱,还好,不让我叫她“王老师”的珏姐总像我们的“师姐一样”,亦师亦姐,硬是把三个徒弟的心拧到了一起,珏姐是大脑,柏就便是主动脉了。

  肯綮的讲,“珏姐”这个称呼是略带江湖色彩的,她和一帮孩子在一起,不仅是传道授业解惑,还会教我们在灰色地带里肆意生长。相识之前,简短利索的短发也总让我以为她是个不易接近的人,现在想起自己以貌取人的糗事仍想挖个地洞丢掉自己的红脸。只因别人寄给她的明信片上用了老王这个称呼,她便觉得亲近了,可见我当时的结论下的多么草率啊。《小王子》就是从这样一个人的画笔下获得新生的,而整个绘本的设计则是由珏姐的大弟子亲手策划的,深得珏姐四年家传的柏就抽完了最后一只忧郁的烟后,便一边工作一边努力给小王子营造新的环境了。

  柏就的大胆是我一直敬佩的,浑身的江湖义气配上帅气的短辫,比珏姐的江湖色彩还要浓重。我加入这个团队,也与柏就的慷慨不无关系,他直言需要我重新改写小王子,我想着与这样的朋友相处,文人墨客的嘲风弄月怕是不够的,大碗酒大口肉的粗放才显得气场十足。与我不同,他是个不擅表达却又喜欢表达的人,我倒是个闷葫芦。通常情况下,他常常是“下笔千言,离题万里”,我好着自己的面子,也顾着他的面子,就总是应声答应,哼唧半天,还是要珏姐做传声筒,把我们俩的需要转译成人类通用语言,这才艰难的在暑假里成功孵化出《小王子》。

  两个有着江湖气息的人自然是容易“臭味相投”的,我与“芷誉”这个姑娘却不知道会不会志同道合,毕竟我是这两天才知道她的名姓的,是个好听的名字,《小王子》快点孵化吧,“芷誉学姐”倒是慢点毕业,毕竟我还没见过你了。

  奇怪的四个人,就请见怪不怪吧!

                                                                            —— “ 闷葫芦 ”潘乐

 

 

【总述】:

小王子的爱是天真的、是冷静克制的、是专注的投入的;

我们的版式设计也是如此。

 

(1)最初我们商定版式风格时,“短辫”阿就迟迟不能定稿。一是由于和我的沟通要实现量化需要时间提炼,二更是由于对小王子图文感觉的把握需要慢慢酝酿,我们期望能够用概念书籍的形式进行版面的细节创造,但也一定要兼顾读者的阅读习惯,这中间的平衡并不容易达到。最终,我们找寻到了相对合理的方式。

 

(2)电脑上反复进行的推敲和细节打造,最终还是要落实到实际的印刷呈现上来;通过“短辫”阿就现场沟通设计细节、调控版面安排并强调特殊纸张的运用,虚拟的世界终于得以展现。

评论
热度 ( 27 )
  1. AMoZoe王珏 转载了此图片  到 娅眠

© 王珏 | Powered by LOFTER